当前位置:乐善365>>媒体报道>>
患者眼里的“郑妈妈”退休了
来源:温州日报  作者:孙余丹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27   阅读次数:次   字号:T T

每天早上6点起床,7点半到医院,为患者量体温、发药,对于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二病区的护士郑少丽来说,这是她过去25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。但从今天起,这个习惯将被打破,55岁的郑少丽正式退休了。

昨天是郑少丽上班的最后一天,她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做着各项工作。一名老患者对她说:“这几年,谢谢你的照顾,你对我比我父母还要好,以后要常回来看看。”一句朴素的感谢,却是对郑少丽工作生涯的最好褒奖。

25年坚守精神科一线

在市七医精神科二病区,住着男性精神病患者。1993年,从泰顺县人民医院调入市七医工作后,郑少丽一直坚守在精神科二病区,照顾精神病患者。

对于精神科护士的工作,郑少丽坦言,充满了挑战和危险。“精神病人的护理工作,要做得更细致,因为很多时候,病人就像孩子一样。”

每天上午,郑少丽几乎都是第一个到科室,早早地给病人测量体温、脉搏、呼吸、大便、血压,查完一圈,看到大家情况稳定,郑少丽才会放下心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“少丽姐,我们真舍不得你退休呀!”昨天一名患者接过郑少丽递来的药品,话语间充满了不舍。

原本郑少丽可以在8月退休。但由于科室工作任务重,同事和患者们不舍挽留,郑少丽主动把退休日子推迟了一个月。

对于自己工作的评价,获得多次先进的郑少丽谦虚地说,自己做得还算合格,至少无愧于心。

精神科护士常领“委屈奖”

在精神科工作,当患者情绪发作时,挨打、被吐口水,对于护士来说,是家常便饭。

有一次,郑少丽正在给患者分餐时,一名患者病情发作,突然站起来,拿着手中的筷子,径直向郑少丽的眼睛捅来。庆幸的是,被旁边另一名患者推了一下,筷子戳歪了,郑少丽的耳朵受了伤,当场血流不止,被送到医院急诊包扎。事后那名患者表示,当时自己的耳边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:“这个人要害我。”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做出了过激的行为。

类似的事情,在过去25年里常常发生。

“精神科的护士基本上都有被病人攻击过的经历,我们自己挨了打,还首先必须先安抚病员。”郑少丽说,因为护理工作中常被精神病患者攻击,医院还专门为她们颁发了“委屈奖”。

她是患者心中的“郑妈妈”

精神科护士每天的工作很繁琐,要事无巨细照顾患者的日常生活,郑少丽坦言,25年坚守精神科一线,源于内心对这份工作的热爱。

在病区中,不少都是老患者,经过多年的治疗,病情稳定了许多。他们很喜欢与郑少丽聊天,说心里话。在一次和患者的谈心中,患者因为自己患有精神疾病,给家人造成了负担而有轻生的想法。郑少丽得知后,立即报告临床心理医生,对患者启动心理疏导,同时经常找他聊天、谈心,帮助患者重新树立对生活的信心。

在患者眼中,郑少丽就像“妈妈”一样,照顾着自己。同事们经常打趣说:“少丽姐,你好像病人们的保姆哦!”郑少丽却说:护理病人就要如此,要全心全意为他们着想,保姆还远远不够,要做得像位母亲。

谈起退休后的打算,郑少丽说,自己还没有想好。但是,只要是医院有需要,自己一定第一时间回来帮忙。她说:“我在这里工作了25年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
【关闭本页】